|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网站公告
九阳集团下属:九阳电池工厂,九阳光电工厂,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生产型17%增值税,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商检备案。.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SGS-ROHS认证、美国FCC强制认证、欧盟CE认证、MSDS安全认证。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kj83开奖直播
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军对峙 上万人逃入中国
发布时间:2019-09-30        浏览次数: 次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缅甸政府军和果敢军之间发生对峙事件,造成当地局势异常紧张,迫使大批民众从缅甸东北部地区涌入中国境内。而造成对峙冲突的真正原因是,缅甸军方向果敢军施压,以缓和他们对即将在2010年进行的缅甸大选的威胁。

  据路透社报道,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边境附近,大量民众逃离果敢进入中国境内,总人数超过10000人。云南南伞市店主谢菲菲(音)说,“我们已经十年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许多人越过边境后又被送回去,但显然每个人都在想着逃离。”

  果敢军曾与缅甸政府军发生激战,但双方已经停火了20年。果敢军通过新成立的“缅甸和平和民主阵线联盟”发表声明称,缅甸政府军正在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在2010年缅甸大选前,加入由政府控制的边境安全部队,以此避免他们对大选造成影响。

  有报道说,这是20年来,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军的第一次对峙。许多当地组织认为,缅甸统治集团似乎正试图中和他们的威胁,将果敢军并入听从仰光政权命令的政府军中。据报道,缅甸政府军此前曾袭击了果敢一家工厂,他们怀疑这家工厂为果敢军提供枪械修理和制造毒品,双方遂形成对峙之局。

  另据经济参考报一次少见的缅甸境内的武装对峙正在给中国云南南伞口岸的边境贸易带来重创。果敢,这个邻邦小城享受的高度自治正在经受缅甸政府更加苛刻的目光,当双方都维持“强硬”,受影响的将不仅仅是胆战心惊的果敢人,更是大量来自中国的商人、小生意者和打工仔;谁也不能否认,维系繁荣的边贸互市仍然是呵护整个区域的长治久安与和谐发展的关键。

  南伞,位于云南西部临沧市镇康县境内的边境小镇,距省会昆明800多公里,从临沧市驱车赶往南伞也需要七个多小时,一路盘山而行,狭窄的公路在满目苍翠之间逶迤延伸,最终将你带到一个气候炎热、地形狭窄的南伞腹地;从巍峨的国门向外眺望,缅甸果敢特区不过百米之遥。

  果敢是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实行高度自治,拥有军队并自行管理内部事务。8月7日,缅甸军方以果敢枪械修理厂制造毒品为由,派出30名警察欲强搜该厂,随后缅军、果敢同盟军处于对峙状态,造成果敢居民恐慌。8日至12日,近万名果敢难民(包括中国人及缅甸边民)越过国境线奔入南伞躲避;经过中方及时果断的外交、疏散、收容、遣返等努力,果敢事态已经平息,但目前的局势还是让果敢人忧心忡忡,也让南伞口岸很多中国商人损失惨重。

  与果敢做了20多年生意的百货批发老板段中和回忆说,“很多人从8日开始涌进来,11日晚上最乱最多,果敢国境线上密密麻麻全是人;那天果敢自治区主席彭家声自己觉得缅政府要动他了,要求跑到中国避难并且做好开战准备;当天还有人乘乱跑到赌场去偷钱,被老板开枪打死,很多人以为是缅甸军方和果敢同盟军交火了,他们像潮水一样往南伞这边冲过来。”段中和不少在果敢做生意的朋友就把首饰、手机、摩托车等等商品甚至店铺贱价卖了跑到南伞,可谓血本无归;果敢首府老街很快就人去屋空、大门紧闭;11日晚,守在边境期待出关的果敢人、中国人的队列整整绵延9公里。

  “这两天每天都会有果敢人跑到南伞来,后来中国政府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成立了前线指挥部,建立了难民营,很多人就从南伞回内地了,绝大部分果敢人也被劝回去了。”老段说,但眼下的边贸仍未恢复,过去他每天都要往果敢运送百货,现在只能停下,每天损失2000多元。在南伞,像他这样长期与果敢开展贸易的私营业主不下二十人,“每个老板每天都在亏钱!”

  段中和在当地被人叫做老段,都说他是个老江湖,与果敢自治区主席彭家声关系很铁。有人爆料说,上世纪90年代老段为独霸果敢百货市场每年要向彭家声“上贡”100余万元。这是果敢人与南伞商人进行边贸的最心照不宣的方式。类似的门槛费依据货品的不同而各有差别,像矿藏、金属、药材等的门槛费就更高,日用品、小食品等则稍低一些,彭家声将自己的自治特区变成了一个类似沃尔玛的大卖场,帮助那些“上贡”的商人们形成垄断。

  记者与老段闲聊的当口,老段的仓库门前正在卸货而不是装货,那是从省内批发地运入后本该运抵果敢的百货,现在那些哐哐的货物砸动地板的声音仿佛在剜着老段的心,“谁都希望那边的局势赶紧平息,这个仗不能打!打起来我就亏惨了!”

  仍在果敢做生意的南伞人段莲寿10日当天带着孩子“逃回”南伞,15日,果敢局势趋于稳定后他又带着孩子回去了,“这仗应该不会打了。中国人在果敢的投资太大,我就投了100多万啊,投入比我们大的还多得很,有的在这边盖宾馆、卖电器、卖百货、卖大米,甚至甘蔗都是中国人买了地在老街(果敢首府)种的;如果打起来,缅甸要赔多少个亿啊!缅甸哪来那么多钱,当然不愿打。我们就更不愿意打了!都想好好在这边做几年生意。”

  缅甸果敢特区政府稽查处处长鲁正江告诉记者,在果敢做生意、打工的南伞人、内地人多达数万人,老街店铺90%以上由中国人投资,同时果敢不少水电、基建项目都依靠中国投资者“一手操办”。对峙事件影响巨大,眼下果敢老街店面顶多恢复了30%,大多数中国商人都走了,果敢从未如此凋敝冷清,往日的繁华恍然如梦。“8.8事件引起的后遗症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无论对果敢还是南伞,打击都太大了,谁都不希望看到今天这种局面。尤其老街,它对中国商人的依附性太高,对我们果敢的打击更大。”